首頁  >  人物風采 > 正文

【改革開放40年·榜樣】敢“創”敢“闖”的雷達人

發布時間:2018-12-27    【來源:二院23所】


 

 

清晨,當第一縷陽光升起,京西的永定路早已人來人往、車輛川流不息。這是航天人熟知的地方,“生在永定路、死在八寶山”,一代又一代雷達人用無私奉獻踐行著這句誓言。在這里,中國航天科工二院23所不斷發展壯大。

為加快國防武器的研制步伐,我國于1956年10月成立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兩年后的11月24日,國防部五院二分院第二專業設計部召開全體黨員大會,宣告23所正式成立。從那天起,雷達人們便踏上了為國防事業奮斗的征程。

那時,我國工業技術基礎薄弱、國民經濟困難。設備不先進,技改條件較差,試驗條件一般……23所第一代創業者們自力更生、艱苦奮斗,打破藩籬,最終研制出新中國第一代防空導彈武器制導站,并涌現出了以張履謙院士、陳敬熊院士為代表的老一輩雷達人。

時光飛逝,今天的23所在幾代人的默默耕耘下,已發展成為擁有職工3400余名、年營業收入超過50億元的專業雷達研究所,累累碩果的取得離不開一代代雷達人薪火相傳的接力奮斗。

 

 

核心技術買不來,唯有創出來

恢復高考的第二年,16歲的羅忠省邁進大學校門。他之前和所有的年輕人一樣,一心想要參軍,卻被老師的一句話點醒:“國家現在不缺打仗的人,缺的是讀書的人。”

1982年,20出頭的羅忠省被分配到了二院。入所的第一個項目就是一個大工程。從立項、預研、技術攻關到靶場試驗,與工程“共成長”的歷程,凝結了他最美好的青春年華。

那時候研究剛開始,時間節點很緊張,資料卻是極缺乏的。總體部文主任帶著大家跑遍了圖書館,找到一點碎片化的信息就高興得不行。沒有仿真軟件,羅忠省的測算都是用紙筆完成。主要的發射機組合有十幾個,最重的跟他體重一樣重,差不多九個月時間,他每天就跟個瘋子似的圍著這些“大家伙”轉。一次趕往試驗隊,半道車沒油,加油時他意外地被路邊的狗咬了,穿的牛仔褲被犬牙扎透,血一下子流了出來,但急著去排除試驗故障的羅忠省完全沒有意識,直到晚上排除完故障,腿疼得站不起來,他才想起來。

發射機試驗進入死胡同,羅忠省提出了一個新想法,有人遲疑,可行嗎?時任所長鼓勵:“小羅,有想法就去干。” 接下來近5個月的時間,二院那個不起眼的小房間,日日挑燈到天明。“你們怎么又來了?”凌晨三點,永定路街邊小餐館的老板又被吵醒,“你們自己吃吧,吃完錢放那就行。”那時的永定路還沒有路燈,清脆的車鈴聲伴著年輕人的笑談漸行漸遠……羅忠省攻克了兩項重要技術攻關,造出了想要的發射機。

入所這些年,日復一日,羅忠省就做一件事,搞研究。工作以來的每部發射機都浸透了心血,就像他的孩子,從電源電路、調制器電路,到控制保護組合、微波放大器,甚至水冷功率等等,沒有他不精通的。在探索之路上,他演繹了教科書式的雷達人。

每一個航天人的工作經歷里可能都有一段最難忘的,對羅忠省來說,是驗證產品性能的蒼茫的試驗外場,對張伯彥來說,可能是一次遠航。

作為一個老航天,海上試驗張伯彥經歷得還不多,2013年,她深深體會到海試的“酸爽”。暈船的問題,在出航之前就被反復提及,除了心理上的準備,暈車藥、暈車貼也是每人備了兩盒。但這萬全之策,遠遠抵擋不住海上的風浪,船體一傾,黑色的海浪就揚上頭頂。在發動機產生的噪聲和船體的震動下工作,還要克服船體的劇烈搖晃,盯著屏幕不超過半小時,渾身就會出虛汗,胃部開始出現胃脹,持續下去肯定是吐到胃里空空為止。同事把塑料袋掛在耳朵上嘔吐,以騰出雙手干活。張伯彥一手頂著胃一手摸著鼠標看程序。為了能安穩地睡上一會,她跑到船底靠近發動機旁的會議室,在一條長椅子上休息,那里顛得不是特別厲害,人能舒坦些。

試驗任務在冬日深暗的大海上有序開展。各種計劃內的功能驗證工作在進入有關海域之前得到充分驗證,并記錄了大量試驗數據供后續分析。張伯彥常常加班到深夜,為了記錄一個試驗數據,凌晨兩點爬起來工作,熬得眼睛紅紅的。在大家被暈船折磨得精神低落的時候,她用狼與人的故事鼓勵大家堅持下去。

在一個深夜,張伯彥和隊友成功定位目標。試驗的成功振奮了所有隊員,也緩解了身體上的不適,張伯彥忘卻了暈船的苦痛,跑上甲板一通合影留念。用戶贊嘆:“國家有你們這樣的科研工作者,我們很高興,成為海洋強國需要你們這樣的精神。”“你們航天雷達人是好樣的。”

干了一輩子,她始終堅持在調試第一線,即使是請假也是因為身體不舒服要去醫院開藥。她常常提醒設計師們:“科研工作需要耐得住寂寞,吃得了苦,浮躁是最大的敵人”。

如今,張伯彥已經退休,見到她時,剛從老家回來。“以前忙自己工作,對父母照顧不到,欠的‘賬’太多,現在有時間了,該多陪陪他們了。”張伯彥說。

 

 

市場機遇等不來,必須闖出來

這個時代,對勇于創新者來說,無疑是個最好的時代。在深化改革、創新升級、軍民融合等戰略的推動下,代表著我國領先技術水平的軍工企業正迎來新的春天。2017年,23所深入貫徹落實航天科工深化改革戰略部署,結合自身優勢主業并購重組南湖公司,王嘉祥成了踐行所里“走出去”發展戰略的第一人。

2017年11月,王嘉祥帶著簡單的行李坐上了前往湖北荊州的高鐵。“我是一個喜歡挑戰的人,去開拓新天地,心里有一股闖勁兒。”談及此行王嘉祥說,“并購重組實行混合所有制發展,也是探索橫向領域發展模式的一次有益嘗試。”

在傳統優勢領域深耕細作的基礎上,拓展產品型譜,相較于從前研究室的研發管理工作,王嘉祥在南湖公司工作節奏變得更快。公司重組,與23所本部融合,深化研發合作,實現技術資源共享,技術相互論證,相互支持,等待做的工作太多。

“現在是兩地工作,在南湖待一段時間,有事再回北京。以前型號試驗也常常出差,家人也很習慣一走就是一兩月。”在國家軍民融合、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背景下,落實集團、二院、23所發展戰略要求,王嘉祥和同事們,正在為南湖公司發展實現轉型升級、貫通體系、拓展未來領域不懈奮斗。

“23所是干事的地方,年輕人就是要有活力和沖勁,要敢想敢干。”作為23所新青年代表王嘉祥如是認為。

有信念、干勁足,不僅是布局上要走出去,在預先研究、探索新領域方面,23所人也在大步向前,讓產業發展站得高看得遠。談及自己從事了近20年的預研工作,鄔劍銘笑言:“簡單地說,預研工作就是自己‘挖坑’,自己跳下去,再自己爬出來的過程。”

因為發展需要,鄔劍銘帶著團隊向技術平臺研發的目標發起進攻。2016年,對于鄔劍銘來說是喜悅與忙碌交織的一年。那一年他和愛人迎來了小寶貝,那也是團隊攻關項目的關鍵一年。為了實現技術要求,每秒要對海量的數據進行采集、傳輸、處理,這個系統的規模、傳輸量、處理量是傳統項目的上百倍,難度可想而知。至今他還記得,當時的困頓,“很難,有很多系統性的問題,要抗著壓力,不能把壞情緒傳遞給隊員,我們坐在一起,反復地想預案、想方法、想途徑。”說起這些時鄔劍銘的眼里寫滿了堅毅,“大家通宵達旦地干,一整年都沒有休過一個假。”一年多攻關,數十項新技術被應用,產品性能優異,得到了用戶的一致好評。

有了這個項目的技術基礎,在隨后的其他項目中團隊在技術層面如虎添翼。幾條“戰線”并駕齊驅……一年半的時間,團隊超負荷完成了巨量工作,產品所有技術指標相比預期提高了0.5倍到1倍。

未知的技術、未知的方向,所有的都是陌生的。一路走來,鄔劍銘帶著預研團隊用融合和挑戰的思維攻克了一個又一個技術難關,在科技革命中,尋找創新突破口,致力在未來雷達產業發展中占據高地。

 

 

年輕人要放膽去做

創新是一切事物發展的內在驅動力,23所的片上系統實驗室便是為了加強前沿技術創新而設立。雷達被稱為“祖國的眼睛”,而片上系統實驗室從事的芯片設計工作,打造的是雷達的“心臟”。成立之初,僅有4個人的團隊成功研制出集團第一顆CMOS收發變頻系統芯片,滿足了型號產品對高性能、低成本、小型化的需求。2014年,實驗室榮獲航天科工集團首批授牌的“青年創新工作室”稱號。

走進509辦公室,青年們的工位常常空著,由于仿真的運算量大,普通的電腦不能滿足運算需求,他們把辦公室搬到了機房。機房北面的墻上懸掛的“同芯協力”黨員突擊隊的旗幟,見證著這個團隊敢打必勝的精氣神。

作為23所最年輕的青年創新團隊之一,在成立初期,團隊由于工程經驗不足,曾走過一些彎路,其中一個誤區就是創新理念過于超前。技術到位,但不適合當前大批量應用,解決不了雷達的實際應用,就沒有產值。怎么讓創新不成為“高嶺之花”?負責人曹佳和團隊開啟了“踐行之路”。重新對工藝路線進行調研和論證,解決創新成果落地。將新工藝定位為3年后市場的主攻方向,保障創新的持續穩定進步。

在與高校、資深研究所和科研機構的一次較量中,他們一路過關斬將,拿下了預研項目盲審第一的好成績。但在會審階段,“芯片的工藝、檢驗、質量可靠性、管控、實驗細則及后期經費應用等問題該如何解決?”現場專家把他們問得啞口無言。

后期應用不能成為短板。曹佳將評審項目時專家提出的問題逐條列出來,和團隊反復翻閱上千頁的標準文件,熟知應用在生產、安裝環節所需要的每一個規范,并逐條修改自己的方案。會審當天凌晨五點半,隊員郝迦琛哼著歌,抱著一大摞材料從文印室走了出來。曹佳瞥了一眼他的加班記錄表,12個小時。“青年的朝氣決定了遇到困難我們也善于自我調節,所以熬夜了還能唱唱歌。”回憶起來曹佳調侃。“煞費苦心”換回的是會審第一的成績,研究在行,應用也能落到實際,“高嶺之花”終于被種進了廣闊的田地。

通過雷達整機與芯片的有機結合,“雷達芯”青年們實現芯片的產業化,在自主研發的道路上邁出堅實的“一小步”。在中興事件敲響中國半導體行業警鐘之時,航天雷達人在努力打造自己的“芯”。

為激發員工保持創新活力,提升研發能力,23所在發展中不忘為創新人才厚培沃土。在3層的實驗室里,韓華濤和李竹奇饒有興致地介紹著他們團隊的杰作——“手眼融合”六自由度機器人系統。六自由度機器人是一種能夠沿x、y、z三個直角坐標軸方向自由移動,并繞這三個坐標軸自由轉動的機器人,在空間具有六個自由度。團隊為機器人加裝了“眼睛”——機器視覺系統,使機器人精準執行如手臂,精確識別如雙眼。

“年初,所里組織自主創新課題申報,我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填了申報表。”韓華濤說。2017年4月,23所的機械臂項目團隊正式成立,根據12名組成人員的專業與興趣,研究涵蓋方案論證、總體設計、機器人控制、機器視覺、機械結構設計、驅動器設計、力學分析及仿真等多項核心領域。上班時間隊員們專注各自的型號任務,業余時間開展創新研發。談及創新課題時,興趣小組的李竹奇說:“和以前相比,睡眠時間沒有減少,只是娛樂時間減少了,但興趣也是娛樂。”

技術是機器人系統的基礎和核心,但是只有應用才能讓機器人煥發生命力。“年輕人放膽去做”,主任李冬伍一直對課題小組予以全力支持。二車間副主任金滿東在了解了機器人系統的技術特點后,結合該車間的應用場景,幫助這個創新小組找到了技術的“用武之地”。截至今年4月,突破多項機器人核心技術,絕對定位精度達到0.3mm的“手眼融合”六自由度機器人系統已初具雛形。談及未來,兩位年輕人介紹,接下來團隊將拓展搬運、裝配、點膠等工業機器人應用領域,不斷提升生產的自動化、智能化水平。

人間萬事出艱辛,越是美好的未來,越需要付出艱辛努力。站在改革開放40年的時間節點,回望那些引領雷達事業發展壯大的奠基者,悉數正在為雷達事業奮斗的建設者和開拓者,在他們的群像背后,是敢闖敢干、敢為人先的精神激勵著一代又一代雷達人為祖國國防事業奉獻一生。這里的每一個雷達人都是一根“發射管”,都是一顆“芯片”。藍圖畫定,他們用胸懷與責任,聆聽時代呼喚,用實際行動圓航天強國夢。

 

(文/陳佳佳)

【關閉】    【打印】
湖北快三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