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動態 > 正文

【聚焦國慶】為國鑄劍——從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看航天科工導彈裝備發展

發布時間:2019-10-08    【來源:航天科工】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9年會見航天工作者代表時深刻總結,偉大的事業都始于夢想、基于創新、成于實干。一語參透中國航天事業的發展密碼。

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閱兵式上,勁吹的“東風”,招展的“紅旗”,長空的“鷹擊”,嘯天的“長劍”昭示著東方雄獅的昂首屹立,挺起了億萬國人的精神脊梁。

這些大國重器背后,有著同一個名字: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有限公司。新中國成立以來,作為中國全系列導彈武器裝備專業研制生產單位,航天科工始終秉承“科技強軍、航天報國”企業使命,全力推動“為國鑄劍”這項偉大事業不斷跨越和騰飛。

始于夢想:大國重器筑牢國防基石

撫今追昔,方覺來路之多艱。1949年,新中國的成立是無數鮮血和生命換來的和平。歷史和現實告訴我們,戰爭是科技的博弈,是意志的較量。和平不能靠施舍,真理需要硬實力。

毛主席說:在今天的世界上,我們要不受人家欺負,就不能沒有這個東西。

鄧小平同志說:這些東西反映一個民族的能力,也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興旺發達的標志。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能戰方能止戰。基礎的、核心的東西是討不來買不來的。

先進的導彈裝備就是決定戰爭成敗的關鍵,就是筑牢國防安全基石的利器,就是領袖們念念不忘的這些“東西”!

航天科工的前身是1956年10月成立的國防部第五研究院。這里,是中國導彈的搖籃,是為國鑄劍的源地。

建院初期,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聶榮臻諄諄告誡科研人員:“我們從蘇聯進口了一些武器裝備的樣品,要在消化的基礎上再搞自行設計。”他形象地比喻:“就像學會了走路,然后再跑步;就像爬樓梯一樣,爬完了第一層,才能爬第二層。仿制的目的是為了獨創,但必須在仿制中把技術吃透,才能夠獨創。”這就為我國新生的導彈事業在迷霧中標明了路徑。

從鴉片戰爭開始至新中國成立的100多年間,神州大地戰爭頻發,民族工業尤其是重工業發展乏善可陳。

沒有計算機,就用手搖計算機計算,一條彈道計算需要用時21天之久;

沒有設計資料,就從每一個電路到整機設備,在無數張坐標紙上拆解、推導著密密麻麻的數據。

面對新中國“一窮二白”的薄弱基礎,面對僅極少數人接觸過的尖端導彈技術,中國航天人憑借著報效祖國的錚錚誓言與決心,以嚴慎細實的工作作風來彌補經驗上的不足,逐步探索出一條從仿制改型到自行設計、再到自主創新的發展之路。

1960年11月5日,中國第一枚近程地地導彈“東風一號”成功發射,中國人用“爭氣彈”擊碎了“中國的導彈永遠上不了天”的預言;

1964年我國第一枚地空導彈紅旗一號定型飛行試驗獲得成功,1966年我國自行研制的紅旗二號裝備部隊,后多次擊落來我國領空窺探的美制U-2高空偵察機,守住了祖國領空的安寧;

1966年,中近程導彈東風二號甲完成兩彈結合,核爆試驗成功,徹底打破超級大國的核訛詐、核壟斷;

1964年至1972年,相繼完成東風2號中近程導彈、東風3號中程導彈、東風4號中遠程導彈、東風5號遠程導彈“八年四彈”的集中研制;

1982年,潛地導彈巨浪一號水下發射成功,標志著我國具備了二次核打擊能力。

鋼鐵巨龍,俯瞰神州,航天神劍,縱橫蒼茫。中國導彈工業以一個個“零”的突破創造了偉大奇跡,并在新中國閱兵式上向世界發出了最振奮的宣示。

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導彈裝備在閱兵史上亮相了7次,彰顯出我國導彈工業的發展征程:在1984年國慶35周年閱兵式上,中國導彈首度亮相,被譽為“中國飛魚”的鷹擊八號導彈以及多次擊落美制U2高空偵察機的紅旗二號導彈引起世界廣泛關注;在1999年國慶50周年閱兵式上,航天科工研制生產的一系列導彈裝備展現了中國導彈研制與生產領跑者的風采;時隔10年后的國慶60周年閱兵式上,首次亮相的陸基巡航導彈,成為媒體和觀眾競相追逐的焦點;在2015年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式上,中國導彈成體系亮相驚艷世界、振奮國人;在2017年慶祝建軍90周年朱日和閱兵式上,導彈裝備首次以戰斗姿態在沙場“亮劍”;在2018年中國南海海上閱兵式上,搭載著各型導彈裝備的人民海軍戰艦壯我海疆。

神劍越蒼穹,寰宇變通途。在觀看閱兵后,網友們自信地說:東風快遞,使命必達。導彈射程內,才有國泰,才有民安。航天科工黨組書記、董事長高紅衛認為,新中國成立70年來,實踐告訴我們,正是因為有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使航天人干事創業有了“主心骨”和“定盤星”;正是充分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才能實現全國大協作和協同創新;正是因為深厚博大的航天精神,才能把“不可能”變成“一定能”,創造人類航天史上的中國奇跡。

基于創新:大國重器背后的創新實力

新中國成立以來,航天防務裝備領域始終面臨著超級大國的打壓、封鎖、制裁,堅定了我國依靠自己的力量發展尖端技術的決心,倒逼中國航天事業自力更生、自主創新。

1978年,改革開放的浪潮推動中國航天事業不斷融入國家經濟社會發展體系。我國航天工業歷經多次體制變革,逐步實現了向大型企業集團的轉變。

1999年,美國悍然轟炸我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落后就要挨打”再次警醒國人,必須下定決心在高新技術領域奮起直追。

無論是在航天事業創建之初的艱難時刻,還是在改革開放打開國門之后,中國航天事業從來沒有幻想過走其他先進國家的航天發展路徑,也從未寄希望于別國的技術恩賜,而是一代接著一代、不斷攻克核心技術、掌握關鍵產品,走出了一條符合中國實際、具有中國特色的航天創新發展道路,把我國航天事業發展的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60多年來,航天戰線自主創新并廣泛運用著系統工程理論和方法,科學構建協調高效的“兩總”(總設計師和總指揮)系統,形成了科學嚴謹的系統工程決策體系、以項目管理為抓手的組織體系、以工程總體設計部為龍頭的技術體系、以質量管理為基礎的產品保證體系。

1999年,肩負國防武器裝備建設重任、成為市場經濟主體的航天科工正式成立,從此踏上了新的發展征程。航天科工通過不斷攻克核心關鍵技術、破解創新發展難題,在重要領域和方向取得了一大批重大原創成果,不僅滿足推進航天工程的技術需求,更帶動國家相關領域的技術發展,使我國在搶占事關國家全局和長遠發展的戰略科技領域制高點上奪取了主動,推動了國防裝備建設跨越發展,為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提供了物質技術基礎和寶貴精神財富。

一條條騰飛的曲線見證著成長軌跡,一頂頂驕人的桂冠彰顯著創新實力。自成立至今的20年來,航天科工完成了從成立時虧損面一度高達80%的航天機電集團,成長為2018年度經營業績躋身央企前10的航天科工集團的“逆襲”。20年來,航天科工已五次作為牽頭研制單位摘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桂冠,截至2018年12月底累計獲得有效專利超2.3萬件,其中發明專利1.4萬件,牽頭和參與制定國際標準2項,獲得中國專利金獎。

創新碩果源于充足的創新投入和培育。黨的十八大以來,航天科工以創新作為推動“為國鑄劍”這項偉大事業的第一動力,著力為“創新大廈”夯“基”壘“臺”,立“柱”架“梁”,努力構建“裝備體系化、體系智能化、智能實戰化”的新一代武器裝備發展格局,加快步入體系引領與作戰引領并舉的歷史發展新階段。

——以習近平強軍思想涵養初心,以黨的創新理論引領使命,瞄準部分產品“實現性能不變成本降低50%以上;成本不變性能提升50%以上”創新目標,做好落實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頂層策劃;

——以狠抓“五個新一代”和“四項基礎技術”創新推進裝備創新發展,重點加強世界新興戰略科技領域、國防新型裝備和科技前沿技術發展;

——以國家級、省部級、集團級多層級創新平臺為抓手,建設運營著國家級科技創新平臺28個,省部級科技創新平臺115個,成立應用數學、新材料新工藝等4個應用基礎研究中心,積極融入社會化創新網絡,培育具有核心技術競爭力的創新團隊或企業;

——以保持高創新投入為基石,始終保持著技術創新經費占營業收入比重超10%的高投入,先手布局量子、智能制造等前瞻性技術研究,以多種激勵方式做好科技人才的“引用育留”。

在高紅衛看來,當前,我們在一些領域走入無答案可參考、無經驗可借鑒的創新“無人區”,處在由大向強邁進的關鍵階段。船到中流、人到半山,注定是愈進愈難、愈進愈險,必然是不進則退、非進不可。我們不僅要趕上時代,而且要勇于引領時代潮流、走在時代前列。

新時代我國安全的內涵外延、時空領域、內外因素都在發生深刻變化,高紅衛表示,航天科工要時刻保持清醒頭腦、正視差距、自主創新,全面貫徹習近平強軍思想,必須準備付出更為艱巨、更為艱苦的努力,抓住當下機遇、不負偉大時代,繼續努力為祖國牢牢筑起鋼鐵長城,創造讓世界刮目相看的航天奇跡。

成于實干: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

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替我們遮風擋雨;科技進步,是因為有人替我們負重前行。

在一次次震驚世界的試驗成功和技術突破背后,是一代代“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的英雄航天人。

1950年,作為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理學院最年輕的終身教授的錢學森,為科技報國毅然決定回國。當時美國國防部海軍部副部長金貝爾說:“錢學森是制造火箭導彈的頂尖專家!他太有價值了,在任何情況下都抵得上3到5個師的兵力!我寧可斃了他,也不要放他回共產黨中國。”為此,錢學森受到美國政府迫害,失去自由,歷經5年才艱難回到祖國。回國后,錢學森全心投入到祖國的火箭和導彈事業,為創建和發展中國的航天事業作出了巨大貢獻。

作為我國第一型潛地固體戰略導彈“巨浪一號”的總設計師,黃緯祿下定決心一定要搞出自己的“爭氣彈”!在研制過程中,黃緯祿帶領團隊大膽開創了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潛地導彈研制方法,他創造性地提出“有問題共同商量、有困難共同克服、有余量共同掌握、有風險共同承擔”的“四共同”理念,把責任和風險留給自己,把余量和榮譽讓給他人。當時已年過六旬的黃緯祿,由于長時間超負荷工作以及巨大的精神壓力,體重少了11公斤。有人說,黃老總這是“剜”肉“補”導彈,將這血肉補在導彈上,成就的卻是一個民族的希望和驕傲!1982年,“巨浪一號”潛地固體戰略導彈發射試驗成功,使我國擁有了應對核威脅與核訛詐的有效反制手段,讓中華民族的脊梁挺得更硬、更直!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征,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身處現代社會,這些鑄劍人追求的“名”與“利”有著比常人更特別、更崇高的注解,“名”是隱姓埋名的名,“利”是大國利器的利。航天人用國之利劍的鋼筋鐵骨,鏗鏘有力地訴說著“為國鑄劍”的壯志雄心。

帶領團隊研制出中國第一代陸基巡航導彈、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首批創新團隊獎的劉永才院士,用切除70%的胃換來了70%的新技術;王振華總師一輩子扎根三線,和團隊們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開創了三線基地獨立研制新型航天重點型號產品的先河。

航天科工的科技領軍代表總是在人民大會堂后臺領取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由于保密的原因,許許多多的“張總”“王總”“劉總”在公眾面前仍然默默無名,或許幾十年之后他們才能夠為世人所知,就像如今人們在幾十年之后才知曉郭永懷、鄧稼先、錢三強等老一輩軍工人的事跡。

每一次鋼鐵巨龍的騰飛而起、一劍中的,靠的就是這樣一代代航天人不講代價、不談條件、無怨無悔的奮斗和奉獻。

在航天,年輕人也有別樣的詩與遠方:有的試驗隊員甚至一年在試驗外場超過300天;有的科研人員連續11個元旦都在戈壁灘度過。一位長期參加外場試驗的小伙子在他的朋友圈曾經有這樣一段獨白:我曾用這雙手,征服過70℃的沙海、戈壁,懾服過-40℃的凍土、冰砂,卻留不住36.7℃的她。一位年輕的航天媽媽曾在出差期間做了一首名為《戈壁母親》的詩:親愛的孩子,媽媽凌晨要去遙遠戈壁,原諒媽媽給你斷奶;媽媽出發了,像戰士一樣轉身離開你;在夢里,媽媽的雙手延伸千里去擁抱你。一位等待著航天人媽媽的女兒寫道:親愛的媽媽,你在哪里,我好想你,如果你在田野,我會去田野找你;如果你在河邊,我就去河邊找你;如果你哪也不在,卻在辦公室里,那么我放棄找你,來等你。這就是新時代一個個普通航天青年的真實寫照!

走過硝煙、走過風雨,一輛輛行進的導彈戰車莊嚴傳遞著守衛和平的自信和擔當,用鏗鏘有力的事實回應著60多年前中國航天之父錢學森在回答“中國究竟能不能搞導彈”之問時的決心:外國人能搞的,難道中國人不能搞?!(文/科軒)

【關閉】    【打印】
湖北快三走势